柴栗

健和小松 7

那天直到太阳下山,健也没有等到小松,他在人群中看着小松走出学校大门,而自己则转向了操场。
大概是有点自以为是了吧,健叹了口气,收好东西准备离开。
“喂……那位同学……”
听声音像是虚弱的班导,健忍不住皱紧眉头。
真是倒霉,打球也要被念么?
他转过身,无声地给予压迫感。
班导硬着头皮跑过来,心道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优等生,自己才不会跑过来找这个麻烦的家伙。
“你放学后有没有见到松同学?”
健的眉头更紧了:“他不是放学就回家了么?我亲眼看到他走出校门的。”
班导捶着手,万分苦恼的样子。
“惨了,他妈妈说他放学没有回家,打电话也没有人接,担心的要命……这可怎么办,我是不是要去调监控……欸,你在跟谁通电话?”
健直觉这件事跟自己有关,他走远了一些,拨通小松的手机。
“喂……”
一副没好气的样子,但好歹是接了。
健感觉一下子放松了,随之而来的则是满心的怒火,他压住火气和嗓门:“你在哪儿。”
声音被电流加工了,小松莫名觉得左耳好像有点发热。
他报了附近的一个公园的名字。
健挂断电话,向班导汇报了小松是青春期离家出走并不是被绑架了,自己现在就去接他回来。
班导用欣慰的目光注视着健走远。
这种事,果然还是得交给“半社会分子呀”。


小松垂着头再秋千上晃来晃去。

他不想承认自己期待被人找到,但是当听到脚步声,确实忍不住心生雀跃。

健冷着脸的样子有点吓人,小松不甘示弱,

居然那个时候就有耳洞了,还戴那么骚的耳环,小栗子的脸明明很纯良啊

转载自:Shine-扫图存档

就是这组,蛇精病啊

你蠢:

这些应该都是border时候的吧,压抑的片子但是平时看起来还是挺欢乐!还好这样不然栗子真得抑郁吧,最后一集看的我揪死了


灯灭棋倦:

我找到了几张栗子的电脑壁纸,这种大图的冲击力。

强推第一张和最后一张,我打开电脑手都是抖得。

都是超清尺寸的大图应该可以直接用,给你们哟(比爱心


健和小松 6

“欸健,我觉得小松好像变得比以前爱笑多了。”
听到阿贵的话,健把目光投向课间还在奋笔疾书的小松,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后脑勺。
“有么?”健不以为然。
“是啊,他以前可是很严肃的,总是……那种视角。”贵做了一个向下的手势。
“我觉得是你们不了解他吧。”健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。
“切,说得就好像你很了解一样,你们才认识多久。”
健想了想,伸出三个手指:“三个月。”停顿了一下又说,“但是有的时候,了解不是时间决定的呐。”
他的声音太小,阿贵想再追问,小松却也在这时候停下笔向他们走过来,他只得作罢。
“再让我发现没写作业,就是你自己写了!”小松嘴巴上说说,没有变声的男孩子声音奶声奶气的,实在没什么震慑力。
健双手合十,:“太感谢啦!!”
小松转身要走,健突然整个人向前倾拉住他的手,“下课后去打棒球嘛?”
习惯性地露出兔牙,健毫无芥蒂笑起来的样子非常有煽动力。
小松脑海里莫名钻入了母亲失望的眼神。
“放学不回家,也没见你多做什么习题册,你究竟在做什么?”
看出了他的迟疑,健捏了一下他的手,然后又轻轻放开,整个人向后仰着。
“这样啊……”他微笑道,“小松还是要好好学习的嘛,那就算啦。”
小松却像一只隐形的河豚,积蓄了不知名的怒气,就要气炸了。
阿贵早就缩在一旁,在他眼中,小松从走过来就一直在跟阿健生气,而阿健这家伙脸皮也真是厚,还嬉皮笑脸地邀请小松下课去打球。
你看,他还站起来,难道要扭打在一起?要不要躲一边避血?
健微微低下头注视着小松,他嘴巴倔强地撅着,在阿健的角度,那双眼睛还真是闪烁如琉璃。
“你在生气什么。”阿健小声问道。
“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小松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就回到自己座位上了。
阿贵很狗腿地凑过来:“你完啦,惹恼小松,谁给你补作业。”
健斜他一眼:“这叫变了么?”
阿贵皱着眉头说:“还是不太一样,现在的话,怎样都是真实的小松啊。”

偶遇极道,黄毛的春彦,嫩的掐出水的小栗子,那时候还在n番的栗子君是什么心情呢,有点能体会那种看着他长大的feel,只有一次的人生,他这样慢慢走过,有种莫名悲伤的感觉。

深陷栗子坑的小胖子:

《andGIRL》

http://www.andgirl.jp/0000006519/161111-mw-155201/